保护行动

cgs_Sarah Thomas 2012年,伦敦动物学会(ZSL)在中国启动了一个为期3年的达尔文项目,旨在系统的开展科学研究并构建当地的保护能力,拯救极度濒危的中国大鲵(Andrias davidianus)。目前对大鲵缺乏综合的调查研究,且没有有效的就地保护及迁地保护管理。通过与中国主要机构的合作,此项目将很大程度地增进对该物种的科学认识,如野生大鲵的种群分布及现状、生态学和疾病学,辅助保护策略的制定。同时,对野生大鲵及其生境的保护将有益于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并促进当地社区水资源管理的有效化和合理化。

 

就地保护及监测

field survey   目前针对大鲵野外种群的监测手段不足,不利于开展有效的保护管理。而该项目构建了标准化的调查方案,并建立了当地进行野外调查及种群监测的研究能力。在确定了目前野生大鲵的分布区、生境特点及种群相对丰富度之后,可绘制大鲵的分布图,作为制定适宜的就地保护策略及划定潜在保护区的重要依据。

疾病诊断及治病

Wuminyao2

蛙病毒的爆发给大鲵养殖场带来了巨大的损失。饲养大鲵多在染病后的6-8天死亡。值得担忧的是,贮备不足很可能直接增加养殖场对野生大鲵的捕获需求。另一方面,养殖场多建于原有或现有的野生大鲵分布区,病原很可能由未经处理的废液流入天然水系,扩大感染下游的养殖场及威胁天然生境中为数不多的野生种群(及其他两栖类),加剧其灭绝风险。因此,研究养殖业的治病方案至关重要,不但可提高养殖场的安全性及生产率,也可以降低野生大鲵的致病风险。

本项目与大鲵养殖场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希望通过养殖场的疾病防控促进养殖业的可持续性,降低并最终消除对野生大鲵的潜在威胁。我们运用了系统的疾病诊断技术对养殖场及野生种群进行病原检测并评估疾病状态,以辅助治病方案的研制。

 

保护遗传学

CGS larvae_ICNGSC

 

保护遗传多样性对于濒危物种的长远生存至关重要,而进行大鲵整个分布区域的种群遗传学及系统发生学研究则成为保护其遗传多样的必要手段,尤其当现存的野生大鲵种群数量小且种群分散,呈现出一个个地理孤立的小种群,彼此间缺乏基因交流。同时,成功的保护繁育及引种项目也需要整合遗传学研究。为了增加野生种群的数量,保护引种被当地广泛采用,然而目前被放养的饲养大鲵并没有经过遗传血统鉴定,在释放到野外后也没有实施监测,反而可能会损害野生种群的遗传多样性。

本项目中,我们构建了线粒体DNA序列及核基因分子标记(微卫星标记)进行大鲵的遗传学研究。研究成果及方法将用于未来的遗传筛选,实现野生种群的有效监测及养殖资源的合理管理,为成功的大鲵保护项目奠定基础。

迁地保护繁育及野外引种

release-wuminyao (1)

保护繁育是拯救濒危物种的一种重要手段。由于野生大鲵的种群数量很低,有效的物种保护必须通过保护繁育保护种群遗传多样性,并提供适宜野外引种的种群。大鲵的人工养殖已成为中国特定省份的重要产业。按照规定,养殖场需定期将一定比例的饲养大鲵释放野外,作为保护手段之一维持野生大鲵的种群数量。然而,将未经疾病检测及血统鉴定的大鲵放养野外并且缺乏释放后的管理监测,可能对野生种群产生严重的危害。

在项目期间,我们拟构建一个大鲵保护繁育及引种中心,按照大鲵的源产地进行保护繁育,不但保护了大鲵血统及遗传特性,也可为野外引种提供安全的贮备。而该项目进行的野外调查及适宜生境预测可提供潜在的放流地点,并在后期对放养大鲵进行野外实地监测。此外,我们将通过环保教育融入当地社区保护野生种群,并与养殖场合作,改进养殖方法,发展稳定的、自我维持的养殖业,降低对野生大鲵的捕获需求。

 

环保教育及提升公众大鲵保护意识

       由于大鲵面临的威胁多是人为产生的,实现其有效保护必须进融合不同的利益相关者,通过精心策划有效的保护教育活动,增加其对大鲵及其生境的认识,提高当地社区和中国公众对该物种的保护意识,最终促进积极的保护行为。

       我们在贵州省、云南省和陕西省组织了多次CEPA活动(交流,教育,提升公众意识),旨在融合社会各界,加强合作网络,共同促进中国大鲵及淡水生态系统的保护。同时,我们展开了侧重点不同的CEPA培训,主要针对:1)当地社区(保护行动的核心),提倡可持续的、合理的大鲵资源利用,并提升当地拥有该物种的自豪感;2)当地政府部门,共同构建保护管理能力和制定保护政策;3)中国公众,提升中国大鲵的保护地位;4)研究者和保护工作者,通过下游培训构建中国的保护科研能力。

面向公众的大鲵家族

IMG_313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